徐志摩的語錄 你以為我刀槍不入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恰似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道一聲珍重,道一聲珍重,那一聲珍重裡有蜜甜的憂愁,沙揚娜拉!

走著走著, 就散瞭, 回憶都淡瞭; 看著看著, 就累瞭, 星光也暗瞭; 聽著聽著, 就醒瞭, 開始埋怨瞭; 回頭發現, 你不見瞭, 突然我亂瞭。

曾經牽手的手指, 夜裡獨自合十。

我是極空洞的一個窮人,我也是一個極充實的富人我有的隻是愛。

我將於茫茫人海尋訪我唯一靈魂的伴侶得之,我幸不得。

生命薄弱的時候,一封信都不易產出,愈是知心的朋友,信愈不易寫。

三春的顏色移上瞭她的香肌,是玫瑰,是月季,是朝陽裡的水仙,鮮研,芳菲!夢底的幽秘,挑逗著她的心,純潔的靈魂,像一隻蜂兒, 在花心恣意的唐突,溫存。

如果你忘瞭蘇醒, 那我寧願閉上眼睛。

年少時,我們因誰因愛或是隻因寂寞而同場起舞;滄桑後,我們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卻寧願形同陌路。 你走吧,我總要習慣一個人。

你以為我刀槍不入, 我以為你百毒不侵。

靜,沙沙的盡是閃亮的黃金,平鋪著無垠,波鱗間輕漾著光艷的小艇。醉心的光景, 給我披一件彩衣,綴一壇芳醴, 折一枝藤花, 舞,在葡萄叢中,顛倒,昏迷。

堅硬的城市裡沒有柔軟的。愛情, 生活, 不是林黛玉, 不會因為憂傷而風情萬種 。

幾年後,發現無數的感情不撕自碎, 原本都不完整,就不需要撕碎。現在,我開始懷念,那個撕碎你信和照片的雨夜。我羨慕那時的自己 ,還有完整的幸福可以撕碎。

不要因為寂寞而錯愛, 不要因為錯愛而寂寞。

愛的出發點不一定是身體,但愛到瞭身體就到瞭頂點。

“女郎,單身的女郎,你為什麼留戀  這黃昏的海邊?女郎,回傢吧,女郎!”  “啊不;回傢我不回,我愛這晚風吹:”在沙灘上,在暮靄裡,有一個散發的女郎,徘徊,徘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