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愛情語錄 偶然兌現的謊言

愛情,原來是含笑飲毒酒。

愛情本來並不復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不是“我愛你,我恨你,”“便是算瞭吧,你好嗎?對不起。

愛一個人很難,放棄自己心愛的人更難。

但是,酒在肚子裡,事在心裡,中間總好象隔著一層,無論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上去。

當愛情來臨,當然也是快樂的。但是,這種快樂是要付出的,也要學習去接受失望,傷痛和離別。從此,人生不再純粹。

短的是生命,長的是磨難。

男人徹底懂得一個女人之後,是不會愛她的。

女人還沒得到自己的一份傢業,自己的一份憂愁負擔與喜樂,是常常有那種註意守侯的神情的。

善良的人永遠是受苦的,那憂苦的重擔似乎是與生俱來的,因此隻有忍耐。深情是我擔不起的重擔,情話隻是偶然兌現的謊言。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瞭蚤子。

失望,有時候也是一種幸福,因為有所期待所以才會失望。因為有愛,才會有期待,所以縱使失望,也是一種幸福,雖然這種幸福有點痛 。

碩達無比的自身和這腐爛而美麗的世界,兩個屍首背對背栓在一起,你墜著我,我墜著你,往下沉。

他看著自己的皮肉,不像是自己在看,而像是自己之外的一個愛人,深深悲傷著,覺得他白糟蹋瞭自己。

同一個人,是沒法給你相同的痛苦的。當他重復地傷害你,那個傷口已經習慣瞭,感覺已經麻木瞭,無論在給他傷害多少次,也遠遠不如第一次受的傷那麼痛瞭。

我愛你,為瞭你的幸福,我願意放棄一切–包括你。

我們也許可以同時愛兩個人,又被兩個人所愛。遺憾的是,我們隻能跟其中一個廝守到老。

我死瞭,你的故事還長著呢;你死瞭,我就什麼都沒有瞭。

我要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不管在什麼時候,不管在什麼地方,反正你知道,總有這麼個人。

喜歡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裡,然後開出花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