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雪漫青春經典語錄 再見,我一碰就會痛的十七歲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個世界,誰敢說誰是誰的救世主呢?

風,吹起破碎的流年,我看見遠方的寂寞,淚流滿面.

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改變能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不是嗎?天上的鳥啊飛呀飛,不知道飛向何方.地上的我聽呀聽,聽不清來時的地久和去時的天長.

那些花兒,盛開瞭,散落瞭.

若能表達,愛也好,恨也好,都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

十七歲是青春的尾巴,短暫而灰敗;像一首鋼琴曲的最後一個音符那樣,無論用上多麼高亢的調,結局都是消失與離開。

時光隻會老去,但時光從不會欺騙我們。 誰是誰的救世主呢?誰也不是,在錯位的情感裡,我們隻能各自為各自的那份痛楚買單,痛到極至,也不能埋怨旁人一分。

誰知道誰在想什麼,誰又是誰的救世主呢.

甜言蜜語說給左耳聽。

我沒有勇氣折斷我的翅膀,卻也飛不到任何地方。

我一直都是美麗世界裡的孤兒,孤單,寂寞,執著。一旦和溫暖相遇,便註定瞭要潰不成軍。

我願意相信點亮夜空的每一抹小小的煙花都未曾熄滅,它們最終升上天空,化做今夜的星辰。隻是那些放煙花的人,早已散落於茫茫人海,不知去向何方。

用一句非常老土的話來說,如果他是火,那我就是那隻不計後果的愚蠢的飛蛾。

再見,我一碰就會痛的十七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