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經典愛情語錄 無用的女人是最最厲害的女人

回憶這東西若是有氣味的話,那就是樟腦的香,甜而穩妥,像記得分明的塊樂,甜而悵惘,像忘卻瞭的憂愁。

男人憧憬著一個女人的身體的時候,就關心到她的靈魂,自己騙自己說是愛上瞭她的靈魂。惟有占領瞭她的身體之後,他才能夠忘記她的靈魂。

男人做錯事,但是女人遠兜遠轉地計劃怎樣做錯事。女人不大想到未來同時也努力忘記她們的過去所以天曉得她們到底有什麼可想的!

能夠愛一個人愛到問他拿零用錢的程度,都是嚴格的考驗。

你年輕麼?不要緊,過兩年就老瞭。

女人……女人一輩子講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遠永遠。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發現自己愛的人正好也愛著自己。

生死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們人是多麼小,多麼小!可是我們偏要說:“我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

死生契闊,與子成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首悲哀的詩,然而它的人生態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歡壯烈。我是喜歡悲壯,更喜歡蒼涼壯烈隻是力,沒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哀則如大紅大綠的配色,是一種強烈的對照。 我是一個古怪的女孩,從小被目為天才,除瞭發展我的天才外別無生存的目標。然而,當童年的狂想逐漸褪色的時候,我發現我除瞭天才的夢之外一無所有–所有的隻是天才的乖僻缺點。世人原諒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們不會原諒我。 

我最喜歡那千萬人之中,千萬年之中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的相遇。

無用的女人是最最厲害的女人。

要是真的自殺,死瞭倒也就完瞭,生命卻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無限制地發展下去,變的更壞,更壞,比當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還要不堪。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瞭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瞭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瞭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