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愛玲傷感愛情語錄 開始的時侯,我們就知道,總會有終結

對於不會說話的人,衣服是一種語言,隨身帶著的是袖珍戲劇。

對於三十歲以後的人來說,十年八年不過是指縫間的事;而對於年輕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開始的時侯,我們就知道,總會有終結。

男人憧憬著一個女人的身體的時候,就關心到她的靈魂,自己騙自己說是愛上瞭她的靈魂。惟有占領瞭她的身體之後,他才能夠忘記她的靈魂。

能夠愛一個人愛到問他拿零用錢的程度,都是嚴格的考驗。

你年輕麼?不要緊,過兩年就老瞭 。 你死瞭,我的故事就結束瞭,而我死瞭,你的故事還長得很。

你問我愛你值比值得,其實你應該知道,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

情還沒有來到,日子是無憂無慮的;最痛苦的,也不過是測驗和考試。當時覺得很大壓力,後來回望,不過是多麼的微小。

人因為心裡不快樂,才浪費,是一種補償作用。

如果情感和歲月也能輕輕撕碎,扔到海中,那麼,我願意從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語,我愛聽,卻不懂得,我的沉默,你願見,卻不明白.

死生契闊與子相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詩……生與死與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們人是多麼小,多麼小!可是我們偏要說:‘我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好象我們自己做得瞭主似的.

聽到一些事,明明不相幹的,也會在心中拐好幾個彎想到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