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的愛情妙語

當初姑娘來瞭,那不是我陪著頑笑?憑我心愛的,姑娘要,就拿去;我愛吃的,聽見姑娘也愛吃,連忙幹幹凈凈收著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飯,一床上睡覺,丫頭們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氣,我替丫頭們想到瞭。我心裡想著:姊妹們從小兒長大,親也罷,熱也罷,和氣到頭兒,才見得比人好。如今誰承望姑娘人大心大,不把我放在眼裡,倒把外四路的什麼寶姐姐風姐姐的放在心坎兒上,倒把犯三日不理四日不見的。我又沒個親兄弟親姊妹。雖然有兩個,你知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似的獨出,隻怕同我的心一樣。誰知我是白操瞭這個心,弄的有冤無處訴。
我也知道我如今不好瞭,但隻憑他怎麼不好,萬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錯處。便有一二分錯處,你倒是或教導我,戒我下次。或罵我兩句,打我兩下,我都不灰心。誰知你總不理我,叫我摸不著頭腦,少魂失魄,不知怎麼樣才是。就便死瞭,也是個屈死鬼,任憑高憎高道汗悔也不能超生,還得你申明瞭緣故,我才得托生呢。[清]曹雪芹、高鶚 《紅樓贊》

好妹妹,我的這心事,從來不敢說,今兒我大膽說出來,死也甘心。我為你也弄瞭一身的病在這裡,又不敢告別人,隻好遮著。隻等你的病好瞭,隻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裡夢裡也忘不瞭你。[清]曹雪芹、高鶚 《紅樓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