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婚裡面的經典語錄 可能會一樣

以前常想:都說“七年之癢”,那第六年呢? 現在我知道,第六年的時候,我們在猜測第七年時會不會癢。

要是癢得輕呢,就撓撓;重呢,就互相蹭蹭;萬一癢到不行瞭呢,就把鞋子脫瞭吧。

我以前都是偷偷的喜歡你!可是你現在離婚瞭呀,你為什麼不能接受我呢?

我以後的戀愛,婚姻,生活會和他們的一樣嗎?

我一定等你死瞭以後我再死,要不把你一人留在這世上沒人照顧,我做鬼也不放心。

我要是有把刀,我把心挖出來你看看,碎的給餃子餡似的。

我希望你能接受我,讓我成為你的傢人,讓我成為你和孩子的保護傘!

我求求你嫁給我。

我和佳倩已經超越瞭愛情的這層關系瞭,我們現在是親人。

我除瞭我愛你比你愛我多以外,沒有任何條件優越你。

我不知道什麼才是愛情瞭。雖說我沒車沒錢沒房沒鉆戒,但是我有一顆陪你到老的心。

時間讓兩個人成瞭長進對方身體的巨大瘤子,要分開,也必定血肉模糊,丟掉一半的性命。為此我們決定不分開,因為我們倆都惜命。

如果我們白頭偕老,這文字就是裡程碑;如果不,它就是墓志銘。

人傢底是二代的,可人傢對你的真心不是一代的嗎。

可能會一樣,可能不會,這就是人生的歷練吧。

等你沒牙瞭,我就嚼碎瞭再喂給你吃。

等你老瞭,我依然背著你,我給你當拐杖。

八年瞭,是塊冰都該被我劉易陽給融化瞭,你媽怎麼就這麼固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