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已故親人的詩句 陰月南飛雁

春情隻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陽何事近黃昏,不道人間猶有未招魂。 銀箋別夢當時句,密綰同心苣。為伊判作夢中人,長向畫圖清夜喚真真。

而今才道當時錯,心緒淒迷。紅淚偷垂,滿眼春風百事非。情知此後來無計,強說歡期。一別如斯,落盡梨花月又西。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萬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

近來無限傷心事,誰與話長更?從教分付,綠窗紅淚,早雁初鶯。 當時領略,而今斷送,總負多情。忽疑君到,漆燈風,癡數春星。

淚咽卻無聲,隻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簷夜雨鈴。

密鎖重關掩綠苔,廊深閣迥此徘徊。 先知風起月含暈,尚自露寒花未開。 蝙拂簾旌終展轉,鼠翻窗網小驚猜。 背燈獨共餘香語,不覺猶歌起夜來。

陌上鶯啼細草薰,魚鱗風皺水成紋。江南紅豆相思苦,歲歲花開一憶君。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千裡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閑時,並吹戲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隻靈飆一轉,未許端詳。重尋碧落茫茫。料短發、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葉,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回腸。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 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仆,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嶽悼亡猶費辭。 同穴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 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 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一夜思親淚,天明又復收。 恐傷慈母意,暗向枕邊流。

陰月南飛雁,傳聞至此回。我行殊未已,何日復歸來。江靜潮初落,林昏瘴不開。明朝望鄉處,應見隴頭梅。

玉骨那愁瘴霧,冰肌自有仙風。海內進遣探芳叢,倒掛綠毛麼鳳。素面常嫌粉(氵宛),洗妝不褪唇紅。高情憶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裡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稚子牽衣問,歸來何太遲?共誰爭歲月,贏得鬢邊絲?

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傢。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原上草,露初。舊棲新壟兩依依。空床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