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的詩句 漫長永遠,我用一生解穴

再美好也經不住遺忘,再悲傷也抵不過時間。

一次猶豫,一次背叛,一次意外,足以讓它枯萎。

幸好愛情不是一切,幸好一切都不是愛情。

笑容不見,落寞萬千。

我學會瞭,自己走。

忘掉歲月,忘掉痛苦,忘掉你的壞。

誰在春日艷陽的午後,輕撫你穿過飄揚秀發的手。

誰的掌紋贖得回誰的罪。

如果沈默是一種傷害,請選擇離開。

你走的太急,我開始懷疑,曾經你是否來過。

漫長永遠,我用一生解穴。 記憶是相會的一種形式,忘記是自由的一種形式。

過去的暢想有多快樂,現世的遺憾就有多悠長。

感情的寂寞,大概在於:愛和解脫都無法徹底。

滄桑後,我們何因何故寂寞如初卻寧願形同陌路。

不能再在原地徘徊,不能再固執的守著不會回來的。

彼此追逐卻有永恒的距離。

愛像水墨青花,何懼剎那芳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