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詩集經典詩句 誰的眼角觸得瞭誰的眉

浮華一生,淡忘一季。 空有回憶,打亂纏綿。 笑容不見,落寞萬千。 弦,思華年。 那些年華,恍然如夢。 亦如,流水,一去不返。 不泣離腸,不訴終殤。

沒有,沒有一個人,甚至連我自己在內,在這世間,我相信沒有一個人能把成長的歷程中每一段細節、每一絲委婉的心事都鏤刻出來,沒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多少值得珍惜的痕跡都消逝在歲月裡,消逝在風裡和雲裡。在有意或無意間忽略瞭一些,在有意或無意間再忘記瞭一些,然後,逐漸而緩慢地,我蛻變成今日的我,站在你眼前的我。

面對, 不一定最難過。 孤獨, 不一定不快樂。 得到, 不一定能長久。 失去, 不一定不再擁有。 不要因為寂寞而錯愛, 不要因為錯愛而寂寞一生。

明明知道你已為我拔涉千裡,卻又覺得芳草鮮美,落英繽紛,好象你我才初初相遇。

你若曾是江南采蓮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錯過的那一朵。你若曾是那個逃學的頑童,我必是從你袋中掉落的那顆嶄新的彈珠, 在路旁草叢裡,目送你毫不知情地遠去。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我必是殿前的那一炷香,焚燒著,陪伴過你一段靜穆的時光。

你說你不好的時候,我疼,疼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你說你醉的時候,我疼,疼的不能自制,思緒混亂。我的語言過於蒼白,心卻是因為你的每一句話而疼。太多不能,不如願,想離開,離開這個讓我疼痛的你。轉而,移情別戀,卻太難,隻顧心疼,我忘記瞭離開,一次一次,已經習慣,習慣有你,習慣心疼你的一切。

其實 我盼望的,也不過就隻是那一瞬,我從沒要求過 你給我,你的一生。

誰的情感,無法張揚,誰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誰在夜晚,害怕腐爛,任呼吸突然變得野蠻。先愛吧,把這一副肩膀,擋掉一點遺憾。先愛吧,看似一雙翅膀,躲啊躲已經黑暗。先愛吧,人們不懂這樣,一旦欲求不滿。先愛吧,之後感傷,之後再算,之後再算。

誰的眼角觸得瞭誰的眉 ;誰的笑容抵得瞭誰的淚 ;誰的心臟載得住誰的輪回 ;誰的掌紋贖得回誰的罪。

我的世界太過安靜,靜得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我一直相信,世間應該有這樣的一種愛情:絕對的寬容、絕對的真摯、絕對的無怨、和絕對的美麗。假如我能享有這樣的愛,那麼,就讓我的詩來作它的證明。假如在世間實在無法找到這樣的愛,那麼,就讓它永遠地存在我的詩裡,我的心中。

我再想起來,覺得也許她是對的。所有值得珍惜的美麗,都需要保持一種距離…………(我這一生再無法回頭,再無法在同一天,同一剎那,走下那個河谷再爬上那座山坡瞭。)於是,那棵樹才能永遠長在那裡,雖然孤獨,卻保有瞭那一身璀璨的來自天上的金黃。

我終生所愛慕的人啊,曲終人散後,不管我是要哭泣著,或是 微笑著與你道別,我都會慶幸曾與你同臺。

習慣,失眠,習慣寂靜的夜,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想你淡藍的衣衫。習慣,睡伴,習慣一個人在一個房間,抱著絨絨熊,獨眠。習慣,吃咸,習慣傷口的那把鹽,在我心裡一點點蔓延。習慣,觀天,習慣一個人坐在愛情的井裡,念著關於你的詩篇。

許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變的那模糊。

一次一次 ,已經習慣,習慣有你 ,習慣心疼你的一切。

一生至少該有一次,為瞭某個人而忘瞭自己。

有些女人。 會讓人覺得,世界上無人舍得對她不好。

雲遊、偶然、我不知道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

再美好也經不住遺忘 ,再悲傷也抵不過時間。

曾經那堅信的,那執著的,一直相信著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