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曳筆尖的舞姿,寫盡天涯

  是誰?在淺吟,驚瞭花前月下的情話;是誰?在點墨,亂瞭畫中人的夢;又為誰?寫盡天涯,我目送滄海落日,緊抱一個醉生夢死的枕頭緊閉雙眸浮想聯篇…….卻遊不出回憶的掌心學不會放手、要怎麼走?

   —-題記     (文/幽蘭)

    搖曳筆尖的舞姿、泅渡天涯共赴一生死。那首關於結局的歌謠吟唱給誰聽?掌紋線糾結瞭誰城池裡的故事。把愛寫成兵臨城下的不朽傳奇絕塵在荒漠裡輾轉成歌!

    把我們的故事鏤刻在風化的殘沿斷壁上、路人看到的時候都哭瞭……你是誰朝思暮想的筆尖少年、會不辭冰雪披荊斬棘地奔赴而來嗎?

   潮起潮落,沖不走沙灘記憶的貝殼;雲卷雲舒,留不住遠去的背影;人來人往,擋不住初遇時的那份奇跡.繪一場生死契約隱藏在乖戾的強顏歡笑裡,沒心沒肺地無語淺笑…….我在放棄裡塗白瞭記憶,以為哪樣就可以偽裝成無邪的美麗…….……

    我在此岸,你卻在彼岸。 一念起,萬水千山。一念滅,滄海桑田。隔著滄海相望,你就象戲劇裡的人物不停地變換著臉譜…….迷茫瞭我的視線,凌亂瞭我的舞姿,那些流年的顛狂在某個十字路口塵埃落定,把我們的故事著就成不可磨滅的回憶錄.就像惆悵的小鳥再也飛不過滄海。

    是誰?動聽瞭整個夏季的蟬鳴,是誰?渲染瞭一個秋天的凋零。是誰?又能給我下一季的春暖花開. 心若丟瞭, 還會痛麼?是誰?給我波瀾不驚的愛情,是誰?陪我看透流年的風景。又是誰?把愛放在假日的市場上,討價還價拍賣著它的重量。曾經的海枯石爛,就像旋轉木馬,剛開始你在追我在逃…….後來是我再追你在逃…….是誰?寂寞瞭繁華埋葬瞭天涯。又為誰?散盡芳魂將相思淚匯聚成洛河水流淌在天涯盡頭…….目送殘陽如血的落花…….……
 
    茫茫人海,我為誰而來?誰又能靜靜地聆聽我的訴說?一個人的寂寞,成就瞭不朽的悲傷之歌;一懷愁緒萬千夢幻,奈何難識又易失。若浮夢絢麗奪目何不醉中不醒離,畫閣斜陽送殘紅,無窮無盡是離殤,天涯思流景悠悠。情難舍愛已天涯,後會無期。自此,鞠躬鳴謝,感謝你的出現。從此、華麗落幕,你、不再屬於我的世界。
 
   若愛,請深愛;如棄,請徹底;不要曖昧,傷人傷己。人生最遺憾的,莫過於輕易地放棄瞭不該放棄的,固執地堅持瞭不該堅持的。 我以為小鳥飛不過滄海,是因為小鳥沒有飛過滄海的勇氣,十年以後我才發現,不是小鳥飛不過去,而是滄海的那一頭,早已沒有瞭等待…….……
 
     人生就像一場舞會,教會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場…….誰的眼角觸動瞭誰的眉?誰的笑容抵得瞭誰的淚?誰的心臟承載得瞭誰的輪回?誰的掌紋贖得回誰的罪?低吟淺唱那一段不為人知的痛沒落瞭繁華的過往,是誰的歌聲在回蕩…….如果能參透滄海,誰還會用一生等待?如果不曾受傷淚水又怎麼會澎湃。青蔥年華,誰又許誰地老天荒?髦耋歲月,為誰?淺唱離歌,為誰?輕吟情話,又為誰?搖曳筆尖的舞姿、寫盡天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