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向日葵的芬芳

  人與人之間無論以怎樣的關系緊緊相連,我始終還是不得不承認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好比空氣中緩緩上升的煙圈,就算是沒有風的吹捧,也終究會漸漸散開在眼簾,消失殆盡。失望的躲在傳說中的輪回邊上,妄想定格住那些美好的瞬間,卻忘記瞭時間還在不快不慢的轉,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
 

有的時候,試圖去抓住什麼,卻總是徒勞。我突然很想離開婺源,置身度外的看看她的美,美得是否真實,是否念念不忘?

心情復雜的時候,偏偏記憶是最清晰的光景,我很討厭這一點,就像是不明白為什麼美麗的句子都鑲嵌著傷感的淚。

我不懂為什麼有的人會和自己不愛的人一起走進婚姻的殿堂?我不懂為什麼兩個相愛的人往往會被拆散?李瑤今天告訴我,她心裡住著一個未亡人,年底卻要跟另外一個人訂婚,她說他不愛她,但能給自己未來。我開始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是心智尚未成熟,還是沒有看懂這個世界?或許自己的一意孤行,最終也會委曲求全的淪落到她一樣的絕境。

愛情,真的不能是自己主宰的麼?有的人幸福甜蜜,有的人卻備受煎熬。我除瞭感嘆,似乎真的幫不瞭她什麼。愛情的可悲,在於看似適合在一起的兩個人卻不相愛,抑或相愛的兩個人不適合在一起,我覺得無論做出怎樣的決定,自己不後悔就好,婚姻的後面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途經什麼,全然不知。或許人的不同之處就在於,有的人喜歡冒險,有的人卻躊躇不前,他們都沒有錯,無可厚非。

人,一旦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看一個問題,似乎就很容易的看穿一件事,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就無計可施。張愛玲可以盡情用文字操控小說裡男女的情感,卻始終掌握不好自己的幸福。海子可以呼喚世人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自己卻臥軌結束自己的生命。難道每一道美麗的風景的呈現,都要付出一種慘絕人寰的代價?好比隻有是高爾基的死才能烘托向日葵的芬芳,讓它變得妖嬈,光彩奪目。

有些人,有些事,開始在腦海裡不情願的慢慢淡去,盡管明知是時間在調皮的作祟,我們也要安慰自己,告訴自己:如果記憶不格式化,美好怎麼重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