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何以笙簫默說說-感人的情話

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見到她,也是這樣的白光一閃,然後就看到一個女孩舉著相機笑瞇瞇地看著他。
她一開始被他瞪得有點心虛,但立刻理直氣壯起來,惡人先告狀地說: 喂,我好好的拍風景,你為什麼突然冒出來?
你不是要拍風景嗎?我把它還給你。
你還沒有告訴我名字,系別啊。 她無辜地說。
你不告訴我我怎麼把照片給你呢?
那我隻好洗出來以後到處去問啦。
雖然全校有好幾萬人,可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一個個的去問,總會問到的。
以琛咬牙切齒: 何以琛,國際法二年級。 說完轉身離開,走老遠還能聽到她的笑聲。

你為什麼不回來?我都準備好背棄一切瞭,為什麼你還不肯回來?

花光所有運氣,隻為遇到一個何以琛。

如果要用時間證明愛,那要浪費多少時間。

你覺著何以琛是個什麼樣的
冷靜,理智,客觀
那這個人就是他的不冷靜,不理智,不客觀

顧漫《何以笙簫默》



就這樣吧,以琛想。
過去的就讓它永遠過去,再也不去在意。
因為他已經是如此的累。
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幸福。

顧漫《何以笙簫默》

何以琛站在十樓辦公室的落地窗前,奇怪自己怎麼會有瞭欣賞夕陽的心情。
也許,因為她回來瞭。

名人的過去和隱私是公眾永遠感興趣的話題

如果你的生命中曾經出現過那麼一個人,其他人就都成瞭將就,而我,不願將就。

他們給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輩子 我屈從於現實的溫暖。

隻是,他一直以為他們是一樣的,他在這個世界孤單著,而她在另外一個世界。有一天她會回來,或者有一天他等不瞭去尋找 。

給我一個理由。 他看著前方說 告訴我,你愛我。

有一種傷,它深入骨髓,在人看不見的地方肆虐。

我卻忽然覺得長長的時間好像隻是我回頭的一瞬。
滄海桑田。
變的隻是我漸老的心,變的隻是以琛越來越堅硬的外殼。
而她好像一點沒變。
隻在彼端無憂無慮地笑。

鏡子裡的人嘴角微微彎起,然而笑意還沒到達眼底,已經收斂。

他這一生,總有一種寂寞。
寄人籬下的童年,或許獲得的關懷並不少,但他接受的心情太過感恩 他嘗到的,是恩情,從不是讓人承受得理所當然的親情。
所以,縱使在受照顧,總有一種生活在別處的孤獨,縈繞在心。
他其實不喜歡寂寞,卻又一直逃不開這種發自內心的沉寂。常常身在喧囂的人群之中,來來往往之間又重視沒有風景能走進心裡。
遠觀喧嘩,而隻有平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