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與雨的情話

風說當月光的水波走過你的窗口,你可聽見風鈴的叮當,那是我走進你夢鄉的腳步,輕輕叩擊你的心扉。親愛的,多想在你的窗口駐足,等待你燦然地回眸一笑。也許,就在那一刻,我的靈魂被你的烈火融化,被你的大水洇濕,從此,沉醉在你的懷抱,千年不醒。

雨說親愛的!你聽見靜夜的雨聲瞭麼?踩著雲的綿軟,飄進你焦渴的眼睛,那是我回報你相思的淚光,隻這一點就夠瞭,你的生命因此而綻如夏花的爛漫,而浩如大海的壯闊,而聳如峰巒的堅挺。因為我知道,你尋覓的太久,太久的尋覓使你把我的雨絲讀成思春的心音——想你,在寂寞的等待中。

風說是的!隻有從樹梢飄過的雲知道,我是多麼渴望你溫馨的雨聲摩挲我滄桑的額頭,撫慰我盼雨的情懷;隻有飄落的楓葉知道,我殷紅的血脈裡,淌著你汩汩的春水;隻有陽臺上棲息的紫燕知道,我血寫的詩行裡,婉麗著你與我綿綿依偎的身影。相愛,本就是沒有彼岸的苦旅,隻要想著,你就永遠在我身邊。

雨說可我,還是不願從玫瑰色的夢中蘇醒。偎著夢,我的淚水不再是鹽,是淡淡的苦含著花粉的甜,墜落翡翠的綠地,催開腮邊蓓蕾,給雨聲的夜,一抹不散的芬芳;偎著夢,我的心不會再漂泊,因為,風雨迷離的古渡,你從杏花村裡劃著愛的小舟,正在走進我的纏綿的港灣。偎著夢,被愛的大水環繞,我的雨絲不會幹涸,總是走在三月的煙雨江南,四月的柳絮北國。

風說親愛的!你看見橫亙在牽牛、織女之間的銀河瞭麼?那滔滔的星浪,可以阻隔兩個對望的星體,卻無法阻隔他們心的相擁;你看見江頭的清流和江尾的浩渺瞭麼?它也許可以讓你我分立在江水的兩端,卻無法拒絕我們相思的淚水跟隨浪花去尋覓生命的最愛。如果有一天早上,你掬起一捧甘咸的水花,那一定是我哭過的雨痕。你的雪膚冰冷的時候,抱著你,我把溫暖給予你的每一條血脈;當你的淚水流淌的時候,抱著你,我用心撫慰你憂傷的心靈。

雨說不!那雨痕隻屬於我,是我饋贈給你的珍珠。要你珍藏在心的最軟處,要你裝進對我的珍愛與呵護,要你用它接綴一條愛的項鏈,系起兩顆燃燒的星,想你!我哭瞭,灑向你心苑的,是寒梅的落紅;想你!我笑瞭,鋪開在你面前的,是玫瑰的花氈。

風說親愛的!相識其實不需要季節的呼喚,也許隻是偶然的邂逅;相知其實不需要更多的語言,也許隻在瞬間的對眸;相擁其實不需要咫尺的機緣,也許隻是聆聽,就讀透瞭你呼吸的符點,心就跨越秋水蒼茫,峰巒疊嶂,撲入你雨濕的胸懷。而你的雪膚,你的雲鬢,你的丹唇,托著我生命的航舟,飛向精神的雲天深處。

雨說可我,依舊守望著,守望著日子的風訊,守望著季節的郵包,守望著年華的鐘聲,守望著你與我的牽手。

風說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歡悅著你的歡悅,惆悵著你的惆悵,等待著你的等待。親愛的!大雁銜著我的心正在起飛,我想不是在今天,不是在明天,大約會是在讀雨的夏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