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生長馮唐語錄

  她一言不發,我借著酒勁兒,說瞭很多漫無邊際的話,其中有一句爛俗無比,我說:“我不要天上的星星,我要塵世的幸福。”

  幾乎所有的好姑娘,轟轟烈烈,翻雲覆雨,曾經滄海之後,想想自己的後半生,想想也無風雨也無晴,想要找個老實孩子嫁掉,就會想起清華男生。這已然成為一種時尚。

  人比較賤,似乎隻有享不瞭的福,沒有受不瞭的罪。媽媽們一面暗示女孩男人的兇險無聊以及要潔身自好,一方面教導女兒對顏色的品位以及衣服搭配作為將來勾引男人的理論指導。

  你這棵樹太大瞭,我的園子太小瞭。種瞭你這棵大樹,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心平氣和的日子,我還有沒有其他地方放我自己的小橋流水。

  流氓是種愛好或生活方式仿佛寫詩或是畫水粉畫,隻要心不老,流氓總是可以當的。

  的確,所有人都是井底之蛙,都是夜郎自大。所有人都受到個人認識的局限,天外有天,一個人力氣再大,也無法自己拎著自己的頭發把自己拎離地面。但是傻屄和有常識的人類的區別是,傻屄不知道這點,有常識的人類知道這一點。就是這點可貴的自知,嚴格區分瞭傻屄和有常識的人類。

  實在放不下的時候,去趟重癥病房或者墓地,你容易明白,你已經得到太多,再要就是貪婪,時間太少,好玩兒的事兒太多,從尊重生命的角度,不必糾纏。

  我們彼此相愛,就是為民除害。不知道喜歡你什麼,實在不知道,如果確定知道喜歡你什麼,是不夠喜歡你。因為不確定具體喜歡你什麼,所以喜歡你所有一切及其他。

  我說我許瞭一個願,你想不想知道。她說不想。我說不想也得告訴你,否則將來你會怪我欺負你。我要用盡我的萬種風情,讓你在將來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內心無法安寧。

  男子如果遇上真正對的女子,不用打坐、靜觀、修心,一個恍惚就能體會到瞭悟,在同一時,一切都空,一切都有,生死無間。我是混蛋我是懦夫,我替老天管好自己,不去禍害人間不去禍害你。

Comments are closed.